您的位置 : 580小说阅读网 > 杂牌探险队 > 第1章 荒寺准时响起的钟声

第1章 荒寺准时响起的钟声

书名:杂牌探险队 作者:小小貉 类别:现代言情

“咚……咚……咚……”

    凌晨,山上传来三声钟响,燕洛从梦中惊醒,三天了,这个声音每天六点钟准时响起。

    可她之前和探险队的另外几个人到过山顶,伫立在山顶的那座寺庙,已经荒废很久了,布满蜘蛛网和落叶,没有人居住的痕迹。

    挂在荒庙中的那座古钟,份量极重,需要成年男人费很大力气才能撞响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真邪门儿。”燕洛听到帐篷外响起一个带着磁性的男人声音,他叫江严,是一个胆小怕事,嘴巴又毒,不讨喜的人。

    “说不定是风吹响的呢。”燕洛听到,另一处帐篷里,余默闷闷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时间,所有人都沉默起来。

    似乎也只能用这个理由安慰自己,总不可能说,是鬼敲响的吧?

    燕洛从帐篷里坐起来,拿起旁边的外套披在身上,又听到江严开始骂骂咧咧:“你还说呢余默,不都怪你,还是个先收钱再带路的导游,把我们带到这个地方,出都出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打开探险包,拿出一瓶漱口水,钻出帐篷,在一旁漱口。

    余默从隔壁帐篷里钻出脸来,她是一个短发姑娘,五官小巧精致,十分好看,她尖着嗓门叫道:“你怪谁呢?要不是你说看到一个美女,丢了魂一样跟着走了,为了找你,我们也不可能来到这个地方。也不想想,荒郊野外的,哪来的美女,指不定是什么东西呢!”

    燕洛漱到一半,被呛住,嘴里的漱口水全喷了出来,在一旁干咳。

    蹲在帐篷外面的江严听到,竟然没有再骂回去,打了个冷颤,一声不吭垂着头。

    燕洛止住咳,盖好漱口水,钻进帐篷,将包提出来,把漱口水丢进里面。

    她想起这几天的经历,就觉得内心无比苍瘠。

    她一年前失忆了,醒来后身旁有一张纸条,写着:跟着许东昂。是她自己的字迹,她就跟着过来了。

    原本她以为只是寻常的野外探险,来到这里,才发现完全不是一回事,这是在玩命。

    这只临时组建的探险队,除了她和她跟着的许东昂,还有另外两个成员,就是刚才一直在斗嘴的余默和江严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许东昂身患重病,活不了多久了,来这里是为了寻找一种能救命的东西。

    江严嘴巴很碎,但关于他自己的身份却很少透露,燕洛只能从他带着的名贵腕表和出手阔绰,来判断他家境应该很不错。

    余默是一间客栈的老板娘,住的小镇离他们要去的地方不远,虽然村里人都说那个地方凶险,但余默见江严愿意给她一大笔钱,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五天前,燕洛和探险队其他成员,终于爬上目的地的大山的山顶,找到了一座在某处野史有记载的荒庙,传说那座荒庙在一千年以前,曾经是一位高僧传道授业的地方,后来那个高僧成了佛,他的弟子追随他去,成为他弥下的小童,这座庙就开始荒废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在里面过了一夜。第二天早晨六点钟,被荒庙里的钟声吵醒,可是四个人里,没一个人承认自己敲过钟。虽然怀疑是某一个人的恶作剧,但心里还是有些胆小,匆匆下山。

    下山的时候,江严非说他看到了一个美女,荒山野岭他感到稀奇,追了过去,结果人没追到,自己反倒迷了路。其他人找到他后,也迷失了回去的路线。

    花了两天时间,一行人终于下了山,结果被困在山脚,无论往哪个方向走,最后都会回到这座山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检查下手机有没有信号,指南针有没有恢复正常。”燕洛从探险包里翻出自己的手机和指南针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很镇定,在这种地方,一旦崩溃了,就永远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手机还是没有信号,因为磁场关系,指南针也在不断乱动,燕洛有些失望的将它们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另外几人也纷纷拿出来,紧接着全都摇了摇头:“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再往前走走吧,看这一次能不能走出去。”燕洛将探险包扛在肩上,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两个人,试图劝说他们和自己一起走。

    从许东昂的帐篷里传来几声咳嗽,燕洛心下一紧,有几分自责:他们已经走了三天了,都没有走出去,这一次如果还是无用的尝试,会不会对许东昂太残忍了,他本就是病危之人,这几天脸色越来越显苍白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燕洛刚要开口询问他的身体状况,许东昂就已经开口说道,他从帐篷里钻出来,身后还背着一个巨大的包:“我东西已经收拾好了,留在这里就是等死。”

    于是燕洛开始将帐篷收起来,沿着与山相反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往前是一片丛林,枝繁叶茂,都是一些生长了几百年几千年的古树,脚下荒草丛生,没有一条可供通行的路。

    “看来这里真的是被人遗忘了,不然光用脚,也可以踩出一条路来。”江严唏嘘,没人就代表着他们被救援的希望渺茫。

    “看。”燕洛眯了眯眼睛,停下脚步,指着前方,脸色有些难看:“我们又回到那座山的山脚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刚走出树林,就看到他们之前遗留在地上的篝火残堆。

    燕洛指着的地方,就是他们前几天的某一晚,安营扎寨的空地。

    江严一屁股坐在地上,把包一扔,气喘吁吁到:“老子不走了,走个屁啊,死在这也不走了!”

    “别管他,我们自己走。”燕洛冷冷的开口说道,现在他们四个人的处境,可以说全都已经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,他们的干粮用一天少一天,保守估计还能撑半个月,如果半个月还走不出去,就只能等死了。

    江严耗的不是时间,是命。

    燕洛换了个方向,沿着山的东侧往前走。余默和许东昂毫不迟疑的跟上她的步伐。

    谁都想活,谁都不想白白等死。

    江严摸了摸鼻子,默默的站起身,嘴里嘀咕着:“我是疯了请那个余默当导游!”随即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往东走了一天,走过两条河,两片树林,两座小山头,在黄昏的时候,到达一座大山的山脚。

    燕洛放下背包,决定在这里歇息,这是一处空旷高地,比较安全。

    她注意到,站在她身旁的余默看着前方的大山,面色不安:“为什么我们看到的地形都是双数,我们不会……又回到那座山脚下了吧。”
  1. 目录
  2. 设置
  3. 手机
  4. 阅读

目录

关闭

设置

阅读主题
正文字体
雅黑 宋体 楷书
字体大小
A- 18 A+
页面宽度
W- 960 W+

保存 取消

关闭

手机阅读

扫描二维码,随时随地掌上阅读

关闭
  1. 顶部